生態體系棲息地的碎片化,是全球城市面臨到的共同問題

隨著城市高度發展,鄰里公園、綠地廣場、建築中庭等小規模綠帶空間不斷被創造出來,然而這些綠帶增加的速度卻遠遠及不上開發的腳步。在開發型國家中,生態體系棲息地正大量被碎片化。所謂「碎片化」代表單一綠覆規模不大,遠離了山水,市區綠意幾乎都化整為零的呈現,碎片化趨勢變得更明顯。環山近水的新店區或許有不少鄰里公園讓民眾透透氣、活動活動,卻沒有在市中心出現過任何一座足以與「生態」劃上等號的公園,這是非常可惜的。

生態公園的存在,提供了人與自然友善的平台

公園少了生態,就構成不了物種的繁衍;沒有生物,人類與自然的關聯性將更加薄弱。歐美先進國家意識到這項危機,開始整合碎片化空間,從「化整為零」轉向「化零為整」進行擴張,為的就是完善生態圈。近幾年,台北市大安森林公園越來越重視生態,從螢火蟲復育到夜鷺棲息,都在強調物種安居的必要性,而生態棲息地的產生,首重尺度規模。如果將大安森林公園面積(佔地約78,000坪)拆成1/20,便成就不了今日的風景。保留大量綠覆、回歸環境應有的模式,讓人類懂得親近自然、友善自然,這才是生態公園存在之目的。

公一與公二總面積 7,318 坪,綠覆超過 3,500 坪

公一與公二兩區面積合計7,318坪,原有規劃單純提供民眾遊憩,生態效果並不顯著,經重新檢視後,我們認為這座公園觀點是有條件再提升的,也有機會向「紐約中央公園」、「倫敦海德公園」等成功範例看齊,因為三者具備兩大共同點:(1)創造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互動(2)成就人與生物的友善體驗。再更具體的說,公一與公二各自提供生態與生活的場景:豐富的遊憩空間、物種的孕育居所,有湖泊、有水景、有廣場、有生活的文化與人群的交流⋯⋯這些優勢的集結,讓公一與公二宛若「紐約中央公園」、「倫敦海德公園」的精華縮影,精彩可期。除此之外,面積4,354坪的公一以生態復育為首要,生態湖與跳島設計的亮點,讓遠道而來的飛鳥家族得以棲息。至於面積2,964坪的公二,則朝向活動、休閒、交誼設計發展,結合綠地草坪、戶外廣場、共融遊具,形塑全齡共遊的體驗空間。兩區更透過步道串連,爺爺奶奶可以攜手散步、爸爸媽媽可以並肩慢跑、小小孩騎學步車⋯⋯幸福畫面日日上演。

【紐約中央公園】於1,857年開放,最早是因為草坪計畫(Greensward Plan)的設計競賽開始,面積341公頃,園區內有人工湖、大量草坪、遊戲廣場、綠園步道⋯等,是紐約城市綠肺。

【倫敦海德公園】於1,637年開放,為倫敦最大的皇家庭園。佔地140公頃,園區內有九曲湖、雕像噴泉、戶外廣場、綠園步道⋯等,是英國人的心靈母體。

生態創造生活,讓萬物生生不息,讓幸福代代延續

如何讓生態湖裡的跳島發揮應有功能?我們請教過許多專家學者,得出跳島大小不得小於4平方公尺、離岸距離須達15公尺的標準,目的是讓生物不被人類打擾,水鴨、綠頭鴨、青蛙與魚群才能各自活動,安心繁衍。為滿足生態定義,常綠喬木提升到約800棵,原生大樹的加入,讓四季多了變化,有的會開花、有的會結果、有的會散放淡淡香氣,吸引鳥類昆蟲定居後,人類才有機會與自然界的夥伴們相遇。

相遇,是一件很美的事,想像一下:如果你發現,有隻小麻雀固定會在早晨時分停留在某處枝頭上,也許就會在時間接近時留意一下、並期待今天的相逢。此刻,大自然對你而言,將不再只是圖鑑中的一頁,它讓你學習與其他物種相處、尊重環境關懷身邊事物,從互動中帶來的情感,絕對是生態公園獻給人類最好的禮物。生態成就生命,也創造生活:春日百花爭妍、夏至蟬吟蛙鳴、秋來落葉蕭瑟、冬季期待新生⋯⋯不同時空、不同體驗,在天地懷抱間,在萬物共榮下,心頭浮現的,除了一份重返自然的初衷,更有一抹真實無比的感動。

遇見森活大師 盧胤翰設計師 / 瀚翔景觀國際有限公司

請輸入你的資料

你的姓名

你的Email

聯絡電話

聯絡地址

取名的概念意涵(100字左右)

謝謝你的參與

系統已經收到你的資料,活動將會在9/1之後進行票選,敬請繼續支持。

系統已經收到你的意見,謝謝。